梁山公式图库区
主题 : -b-斜阳--b-
阅读125792次 | 返回列表 | 关闭本页
*
楼主  发表于: 2017-08-19 20:46
u  回复 u  编辑 u

-b-斜阳--b-



夕阳渐下,天边出现一道由红光和黄光叠合而成的美丽晚霞,霞光散射开来,清辉洒在古城的每一个角落,顷刻间像镀金一般,弥漫着梦的色彩。天边云幕上同时散落着条带状的流云,灰白的,浅黑的,并不均匀,朦胧中只能略见大概。街道上,色彩斑斓的五彩石,古红色的丽江木屋,郁葱苍翠的柳树榆树,清澈见底的流水,以及水中杂色的细鱼,还有四方街、青石板和红灯笼,在晚霞光辉的烘托映衬下,愈发充满了诗意的情趣。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掩盖不了我内心的疼痛,这一切的一切都唤醒不了我脸上那点残存的微笑。
如果在二〇一〇年六月的某天傍晚,在丽江的某个角落里,你见到这样一个人,满脸都是无助与落寞没半点生气的女孩,像只孤单的飞雁,飞到不该飞到的地方,怅然若失,茫然无措。仔细打量,你会发现,她的眉梢,耳畔,唇间,弥漫着一种欲盖弥彰的忧伤。那么,那个人或许就是我。如果你那时在她的身后叫她含月,她或许会转过身来对你寒暄,但请别问她到这儿做什么,她自己都不能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旅游?找人?或许都是,也或许都不是。
我可以无顾虑地从远方来到这里,然而来到这里,隐形的距离开始作祟,拿起电话,犹豫不决间轻轻放下,鼓起勇气再次拿起,最终还是轻轻地放回原地。隐形的距离在心间作祟,让我再也去不到我想要去到的地方,再也找不到我想要找到的那个人。

我有一个心愿,一个补习以来一直编制的梦,然而这个心愿却再也实现不了了。生命中那些远去的斜阳,柔和的余辉游荡在我的四周,像晨烟袅袅不去。隐藏在内心的黑色闪电般从我的胸武汉白癜风医院膛中奔涌着穿越而过,在我眼前流淌成黑色的河,翻过,飞溅,驱使我绝望地向前奔跑。

天空在奔跑间,收敛了最后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巷子两边客栈上悬挂着的串串的红灯笼散射的光,照在木屋的古红色墙面,又落在地面的五彩石上,漫延,反射,伴随呼吸和血液的流动,弥漫全身,最后汇聚成一种巨大的落寞,黏在我的脸上。我带着这种落寞走在悠长的巷子里,失落像大蛇啃噬着心。前方客栈里传来小孩子的哭泣声,小孩并不真的难过,却哭得如此伤心,我真的难过,却怎么也哭不出来。《烟火》里那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就是我,走在丽影双双的街头,忘了我在找什么,等待明天还是要往回走。
这种落寞的黑的氛围着实让我透不过气来,我又开始像阿甘一样不停地奔跑,不想再停下,跑,一直跑,跑到一片空旷的空地上,月牙儿挂在天上,野草荡着清光,榆树叶疯了似的摇曳着。那刻的我好想像一个失去理智的人胡乱地叫喊着些东西,泪点里的情绪在那一刻倾泻而出,激荡着草木花,激荡着山水鸟。可是就算如此,又有人能懂吗?没有谁会同情地应和,被冷落的回音像生气似地无情地返回来抽打在我的脸上。那时候,歇斯底里地哭一场似乎更能说明心中那种不为人懂的难过和不为人知的痛苦的深深如海,但可悲的是这种稍微能证明我难过的东西在那夜都没有眷顾于我,眼泪在眼眶含情脉脉过一阵,后也开始对我生怨,远走,无影踪北京白癜风医院

人在难过的时候,好比在百度首页输入难过一词,瞬间罗列而出的都是那些与难过紧密相关的事。那夜我就是这样的,独自坐在冰冷的青石板上,脑里总是忆不自禁地闪过那些逝去了的痛的时光。
二〇〇九年我过了一个一生不忘的年,当春晚敲响新年的钟声,很多人都沉浸在节日的喜庆里,我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独自藏在冰冷的角落,舔舐着一条短信划过心留下的那道隐隐作痛的伤口。
那些花儿静静地开在我的生命里,我原以为我可以永远守候在他的身旁,可是,最终依旧被岁月风吹走散落在天涯。朴树沙哑忧郁的声音,就像掠过眼前的黑色的风,风中盛开大朵大朵悲伤的彼岸花。看见的,熄灭了;看不见的,今生今世都无法再看见。人与人于千万人中的相遇,是不是就像漫天飞舞的雪花,轻舞飞扬、天真烂漫在转瞬间匆匆而过,化成流水而四散开来。
但不管怎样,生活依然要继续,生命有许多事情其实是不能改变的,我们降生到这个世界,注定甩不掉一些刻在生命的故事。过完年,我又回到学校,像《江山美人》里燕飞儿的阿虎哥,战场上兄弟们死的死散的散,最后只剩下他悲壮地一路砍杀。
紧接着,我们考了一次月考,我的外语依旧不及格,语文、数学、文综都是全级第一,班主任又煞费苦心的找我谈话,告诉我外语补不上来的种种恶果。她说她欣赏我写的文章,希望六月后我能考上一所名牌大学的中文系。但她哪知道我已虔诚地扔进如江水一样多的时光,对着天边的流星许了无数多个愿,外语成绩不提不打紧,反而江河日下得越来越残不忍。

从老师家出来,我跑进网吧玩了一天的电脑,不吃不喝,像鲁迅笔下真的猛士,正值惨淡的人生。出来的时候,身子轻飘飘的,一阵寂寞的风似乎就能把我吹得支离破碎,荡然无存。其实那天是元宵节,漫天的烟火,噼里啪啦地炸,炸得越惨烈,围观者尖叫声越猛烈,就像古罗马角斗士与猛兽搏斗、厮杀以博取王公贵族的嫣然一笑。这些节日里的热闹声响,让我的心连着胃莫名的疼痛,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在狂欢,唯自己站在盛世繁华之外。一个人踽踽在忽明忽暗的街道上,看着自己被路灯光拉长了几倍的影子,一些回忆又开始无声无息地纠缠着自己。同桌说我那段时间走路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枉死在午夜的鬼,流离失所的游走在大街小巷,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孤独和忧伤。那夜她也出来看焰火,也来看世间的热闹,我们在街上不期而至,跑遍大街小巷。我们唱啊,跑啊,跳啊。街上的流浪狗听着我们沙哑跑调的歌声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跟着我们一起狂欢,一起疯叫。
可是,跳着跳着烟花不炸了,跑着跑着路人不在了,唱着唱着流浪狗也躲开了,一恍神一刹那发现路上只有我们三个人在东张西望,孑然独立在空荡荡的大街上。那时,我只想问那个人,你难过吗?然后告诉他我现在生不如死。

我的事同桌是知道的,看我难过的时候,总劝我不要太难过,时常提醒我眼下最重要的是高考,实在不行的话,高考考完去丽江找他。有一天,她在井里意外地打到一条小虾,用康师傅矿泉水瓶装着给了我,说是给我死寂的小屋添点生气。自此,暮鼓晨钟之时,我总会静静地看着小虾,然后痴人说梦:过了六月,一切都会好,也一切都会有,如果不可以,至少让我离开让我,然让我带着小云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虾一起去丽江找那个朝思暮想的人。以后的日子,每晚都要考试,考完之后出来就是严严实实的黑夜,一个人走在校园里,看着惨淡昏暗的路灯光散射开来,自己如同是做错事的孩子,不知道应该往回走,还是蹲在路灯下哭泣?思念让我的心像被小刀在上面轻轻地划痕,一次次的思念,心宛如掉在地上碎了的水晶球,碎痕多得分不清辨不明了。
教室里跌撞飞翔的纸飞机,走道上碎纸片叠成的地毯,离别的歌,忧伤的情,泪水模糊了的眼睛,似笑似哭的面容我们毕业了,我们终于可以毕业了。当我从外语考场走出来的时候,周围人流攒动,兴奋的沮丧的交织成洪流从我的眼前汹涌而过,而自己像是那个由兴奋的暖流和沮丧的寒流交汇形成的黑色渔场,一年的时光伴随渔场的波浪在我的掌心翻涌,升腾。忧伤一如深深的湖水,而在这湖水里沉淀了我的爱情,沉淀了我单薄的韶华,沉淀了我一去不再回来的十九岁。接下来我做的最快乐的事就是和同桌将这些过去一直奉为珍宝的东西统统地卖掉,卖得越干净越一文不值越高兴。
放假后,同桌像没有工作而四处晃荡的人,竭尽所能地消耗时间。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有时候,感情像个沉重的包裹,背在身上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却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将它卸下来。于是,我还是决定去丽江找他。

一对年轻情侣的出现,打断了我思维关于往日的回忆。这时,夜很深了,呼啸而过的风不觉让人打颤。我从冰冷的青石板上站起来,心情愈加复杂,想着明天要不要去找他,见了他我要说什么。如果,见到他的时候,在她旁边站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见到我,他们故作亲密的样子,我又该怎么办。太多的找不到答案的疑问像锤子一样敲打着脑袋,一刻也轻松不下来。迈着懒散的的步伐,一步一步的朝来时的路上走着,又到了那个客栈里传来小孩哭泣的地方,小孩已止住了哭声,周遭寂静得怕人,唯鞋与地面摩擦残留下的孤独的声响,我无力再奔跑,只想尽快找家客栈让今夜快点流过去。
我找到一家客栈,一切办妥后,服务员带我走上木制的楼梯,吱吱作响,楼梯上散散的挂着几串红灯笼和中国结,墙面上挂着用镜框装点下的纳西族刺绣。木楼的二层空荡荡的,有些冷清,而在木制的小屋里,错落有致的摆着一张单人床,床头摆着整洁的被子,床尾摆着毛毯,竹椅在靠窗子边阴阴的站立,小花在窗台上默默的绽放,三两盏台灯散发出的温和淡雅的光,冰冷的心里似乎也得到了点温热。

那夜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长这么黑,我枕着白色的枕头,脑里又开始无休止的回忆,回忆里有她为我弹的美妙的古筝声,一起漫步在湖边的红色晚霞,当她握着我的手时嘴角边泛起的甜甜的微笑;回忆里有大年初二她心急的去我家找我,后和我的母亲睡在一起的温情的画面;回忆里有她用纤细的手按着我深深的酒窝,傻呼呼的说将来我们的孩子也会有这样一个酒窝的纯真的画面;回忆里有她送我的各种各样的礼物,从小长大的照片,长长短短的纸条和书信,用一个大箱子都装不完;回忆里有离别时彼此含情脉脉的对视,彼此忠贞不渝的话语,信任的目光,感动的泪水,爱的火花,幸福的微笑,误解的伤痛
这些回忆像凄凉零乱的梦萦绕在四周,我睡不熟。在朦胧里睁开眼睛,看着淡淡的月光从窗缝里流进来,反射在黑漆的木板上的清光。在黑影里,又浮起了她灿如花朵的微笑。我的心在战栗,渴望着天明。但夜更长也更黑,这漫漫长夜什么时候时能过去?我什么时候能看到天光?
时间终于慢慢地走过去。白天悲痛着我,夜间黑暗压住我的心。回忆里的东西,恍如回望云天里的仙阙,又像捉住了一个荒诞的古代的梦。
六月丽江的清晨仍旧寒冷,从客栈冷幽的院子里出来,又一次走在幽深的巷子里。空气里弥漫着像豆腐一样白像墨水一样黑的两种色叠合而成的色彩。隔了一夜,痛的淡了,很多也忘了,头脑清醒了很多。前前后后地想了一遍我们的昨天和今天,一个上午和半个下午都在不停地走不停地想。最终那个理智的闪电告诉我,悄无声息的来就悄无声息的走吧,别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也别再让她闯进自己的梦,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再也不能像电影一样,按着back键,荧幕上的画面就会快乐地往回走。徐志摩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不挥衣袖也不带走丽江的一片云彩,但我留下了一天零一夜的悲伤,也留下了那条和我一起来的小虾,静静的,我把它倒入在我眼前的溪水里,然后自己疼痛不舍地离开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